第一百二十章 龙择天充当调停人-胜天-
胜天

第一百二十章 龙择天充当调停人

    龙择天率领众人一路赶往会稽省,径直来到都督府,令人传报就说有钦差大人来传圣旨。左少荃不敢怠慢,出门一看是龙择天,大呼意外,不顾圣旨宣与不宣,上前拥抱龙择天。龙择天与左少荃勾肩搭背来到总督府衙门,请坐敬茶,显得异常热情。

    龙择天一一介绍了身边的人,左少荃点头示意,见到玄儿,却是惊呼不已:老弟又多了一个美人。八大仙人鼻孔朝天,这等凡俗官员还真的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但是看看人家吕尚,真正仙家却是和蔼可亲,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得扔掉。龙择天知晓八大仙人的德行,也不见怪,拿出圣旨也不宣读,直接递给左少荃,道:“你自己看吧!”。

    左少荃一愣,当下了然,这是龙择天为了免去他的跪拜之礼刻意而为,不禁深受感动。小心翼翼的打开圣旨,仔细观瞧,良久沉思不语,定了定神,看着龙择天,问道:“老弟当真让我去太平派给人家赔礼道歉?”。

    “怎么?脸面上过不去?”。龙择天戏谑问道。

    “那是其一,主要的是,这太平派已经与我接下深仇大恨,我当初虽然是奉太后之名讨伐,但是,我的双手的确沾满了红巾军的鲜血,仇恨之深已经深入骨髓,一句道歉恐怕难消此恨。正因如此,我对太平派红巾军毫不留情,大军扫荡南北,已经快将会稽境内的红巾军一扫而光!”。左少荃道。

    “我知道,所以,我想由我做东,邀请你和太平派红巾军高层来一次三方会谈,看看我能不能把这个疙瘩解开!”,龙择天说道。

    龙择天想起卫无影还在涿鹿,便派一直鹰隼传信于卫无影,让他带领红巾军高层来会稽一叙。

    两日后,会稽宴宾楼,龙择天、左少荃、卫无影如约而至,吕尚、龙儿三女及嘎赤山八大仙人在外警戒,卫无影手下两王东王和北王并没有随同前来。

    卫无影看也没看左少荃,直接拉住龙择天的手,热情寒暄。龙择天让两人相对落在,自己则坐在正中间主位,明显看出龙择天是以调停人自居。卫无影和左少荃觉得正常,龙择天挂了个钦差头衔,而且在两方都有不错的关系,所以,谁也说不来有什么不对。

    龙择天将圣旨内容复述一遍,大意是朝廷让两方罢兵言和,不再内斗,集中精力,一致对外。左少荃虽然看着龙择天的面子没有发作,但是明显对卫无影看不上眼,卫无影也对左少荃不太感冒,一时相对无言。

    龙择天为了缓解尴尬气氛,为两人倒了一杯茶水,微笑道:“这个干坐着也不是个事,要不,喝点儿水?”。

    左少荃轻轻饮茶,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卫无影忍不住道:“择天兄弟是以国事为重以龙洲大陆安危为己任,按说到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在说什么,但是,我红巾军十几万人,我的西南两王,我的周恺风掌门均死于会稽军之手,这笔账不能不算?”。

    左少荃眯着眼看着卫无影,道:“你想怎么算?”。

    “我可以罢兵,但是,我要取你这个刽子手的狗头!”,卫无影手中茶杯一动,一股水柱如利剑一般直接刺向左少荃的面门,来势迅疾。本来卫无影的修为要比左少荃高上一线,左少荃哪里躲得开,惊慌之下,从凳子上跌倒,就要狼狈不堪,却见龙择天闪身而至,将左少荃拉到一边,堪堪避过水剑。左少荃恼凶成怒,挥手就要大打出手,被龙择天阻拦,沉声说道:“我在当面,两位不可动手!”。

    左少荃惊心未定,重新做好,指着卫无影骂道:“无耻骗子,邪恶教徒,你利用百姓的无知敛了多少不义之财?你诓骗世人,欺压良善,奸淫妇女,无恶不作,我奉的是太后密旨要杀你而后快,我虽然不满太后为祸朝纲,但是,你们这些邪教之徒更是令人不齿,杀你们理所当然!”。

    卫无影回击道:“你表面上大仁大义,其实私心比谁都重,朝廷削藩,你推辞不受,还有自立王国之心,这是你一不忠;你虽然不满朝政,但是你私下囤积粮草,以江南富庶之地作为你敛财之地,致使百万富庶之邦沦为饿殍之地,此为二不仁也;你先是利用我太平派为你扫清外邦之敌,接着背后捅刀,临阵变节,造成我红巾军死伤惨重,此为三不义也!你不忠不仁不义,你这种人表面大仁大义,其实满肚子坏水,一切都为自己打算,你算什么英雄豪杰?我卫无影虽然走过偏路,初心却也是为国为民,虽有差池,但是经龙阁主劝导,我已经幡然醒悟,在涿鹿拖住了武瀛、威士兰和大鸡数万水军,使他们沿运河北上直捣蓟城的设想落空,我和我的红巾军所作所为有功于社稷,有利于百姓,我们问心无愧,倒是你这个到后捅刀的小人才是龙洲帝国的奸臣,应该千刀万剐!”。

    左少荃气的浑身发抖,手指指向卫无影,却始终讲不出话来!

    卫无影一席话,才是真正揭穿了左少荃的真面目。

    龙择天心里翻江倒海,对左少荃好的的观感瞬间归零,从种种迹象看,左少荃私欲贪心以及野心已经不可遏制,但是,他不是朝廷刑部官员,也不是巡察御史,没有权利对左少荃展开任何调查。只是,心里不痛快是必然的。不过,龙择天虽然年轻,但是老成持重,面无变化。轻声说道:“两位就不要再相互攻讦了,现在的问题是,朝廷让两位握手言和相互罢兵,一致对外,至于以后的事情,我想朝廷自有公论。左大人,我想朝廷的圣旨你已经看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左少荃此刻心中忐忑,仿佛有什么**被揭穿了一样,听见龙择天的话语,脸上虽然不好看,但是又想这何尝不是一个下台阶的机会?于是,站起身,向卫无影鞠了三个躬,说道:“皇上命我给红巾军赔礼道歉,本官给你行礼了!”,说着又鞠了三个躬。

    左少荃时机把握的刚刚好,不愧是官场老油条,刚才以前的被揭穿的尴尬一瞬间变成赔礼道歉,而且赔礼道歉是圣旨安排的,我是被逼无奈,不要以为我怕你。这个度掌握的火候可是相当的好。

    卫无影也没站起身,鼻子一哼,道:“鞠几个躬就算完了?就算对得起十几万亡灵了?我红巾军不接受,不过看在龙阁主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会稽军计较,以后,对异族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立你的功,我积我的德,咱们河水不犯井水,不过,如果以后你在敢背后捅刀子,别说我灭了你的都督府!”。

    龙择天一看时机已到,拿出朝廷给的一千万两银票,说道:“这是朝廷为了替左都督赔罪,奖励红巾军抵御外敌的银票,共一千万两,请卫先生收下!”。

    左少荃心念一动,说道:“我都督府也愿意拿出五百万两,作为给红巾军战死沙场的将士的抚恤!”。

    龙择天一笑,对左少荃把握时机的能力更是刮目相看!

    卫无影到了此刻也是无话可说,不管怎么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龙择天作为调停人,这个面子无论如何要给。想到这儿,卫无影站起身,对龙择天郑重行礼,道:“多谢阁主从中周旋,让我红巾军将士死能瞑目,也谢谢左都督。不管怎样,你我的矛盾可暂时放下,一致对外,我真不希望我的后背时刻都顶着一把暗箭,时刻提心吊胆,希望左都督信守承诺,我红巾军保证,不与官府为敌,不与左都督为敌!”,说着毫不客气的收起龙择天和左少荃的银票,说道:“此间事物已了,龙阁主可有兴趣随我涿鹿一行?”。

    龙泽天道:“我就暂时先不去了,我想回家一趟,八大仙人都是你的故人,我让他们跟随你到涿鹿,说不定能帮上你的忙!”。

    龙择天安排八大仙人与卫无影同行,另外七人没的说,只有小燕子相当不乐意,说什么要与龙择天同行,龙择天好说歹说,小燕子同意跟随卫无影。

    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分道扬镳,卫无影和八大仙人去涿鹿,左少荃安排会稽兵马出击汴京的有关事宜,两人商定兵分两路,一路征战最后汇集到津浦港口,参与朝廷与十六国的决战。而龙择天带领吕尚、龙儿、心儿和玄儿一路南下,直奔盘龙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