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黑色的哥特萝莉-时狭-
时狭

第十一章 黑色的哥特萝莉

    熟睡之中的时萧阳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个洁白无瑕的女人跪在不知名的大地上,她的胸膛被无数根银色钢枪刺穿,鲜血顺着钢枪的纹路汩汩流出,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如此得愤恨她,纵使无数根长枪刺入她的胸膛,但是她的生命却犹存,鲜血染红了大地,就连天空也成了红色,远方天地融为了一体。

    浓厚的血腥味刺激着时萧阳,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能仅仅只做一个看客,他要这个女人。他呼喊着,伸出了双手,但是奇怪的是,明明是近在眼前的女人,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到,他低下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团银色的液体宛若灵蛇一般缠上了他的双腿,他挣扎着,但是越是挣扎,液体束缚的越紧,他渐渐变得无法移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消散。

    忽然,女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头微微扭动,动人的容颜此时有些扭曲,她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皮轻轻的悦动,时萧阳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个漂亮的女人的容貌,她是赐予了自己力量的时间女神啊。

    女神的嘴唇微微颤抖,似乎是在向自己传达着什么。

    忽然,梦中响起了极为喜庆的音乐,巨大的音乐声遮盖住了女神那微弱的声音。时萧阳紧皱眉头,尽管他聚精会神,但是仍无法听清楚女神究竟是在说什么,愤怒的他破口骂道:“去你吗的,谁那么不要脸放这种音乐!”

    时萧阳大骂着,但是他忽然愣住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买的二手手机给周吞宇设置的专享来点音乐不就是这个吗。一切如梦初醒,既然意识到了这只是一个梦,那梦也就该醒来了。

    时萧阳猛的惊醒,他连忙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时萧阳小心翼翼的,语气都变得极为柔弱。

    “还知道接电话!都几点了,还不来公司干什么呢?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滚蛋,昨天跟我说的什么?你是不是都忘了。”周吞宇对着时萧阳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时萧阳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九点十分,他已经迟到了十分钟了,时萧阳的内心无数个草拟吗奔跑而过。

    “对不起对不起!我睡过了,真的是在是对不起,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时萧阳连连道歉。

    “道歉要是有用要警察干什么?再给你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内你要是没出现在公司,你立刻给我收拾东西滚蛋,这个月的工资你也不用要了。”周吞宇的声音本就如若洪钟,再加上时萧阳的二手手机声音极大,震的时萧阳的耳朵嗡嗡作响。

    “是是是,我马上到!”时萧阳还没说完,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唉”虽然时萧阳电话之中口口声声的保证过了,但是他知道王大哥家距离自己公司有多远,再加上这个时候是上班的高峰期,就算是打车恐怕也得三十分钟。“完蛋了完蛋了,要被炒鱿鱼了。”时萧阳的心情遭到到了极点,先是做梦梦到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回到了现实之后才发现现实更加的恐怖。

    手机的铃声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

    “喂。”对方那粗狂的声音时萧阳立刻就听了出来这是王远。

    时萧阳半哭诉道:“王大哥,您不厚道啊!您怎么不叫我起床呢我今天恐怕要被炒鱿鱼了。”

    王远说:“你大哥我好伤心啊,这两天天天供你吃,供你睡,你开口就来一句我不厚道。”

    “呃”

    “行了,听到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有多精神了,说实话不是大哥我不叫你,而是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起来,不信大哥这里可有视频,录个视频就是为了防止你起来讹我。”

    “噗,大哥,我越来越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男的,你竟然录我的睡颜。”

    “滚!现在赶快起床,给我麻溜的滚蛋,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就好了。”王远故作生气的说。

    “好嘞!我这就走,不然再过几天,我怕数十年的清白不保啊!”时萧阳开玩笑的说到。

    “滚滚滚滚滚。”

    时萧阳挂断了电话,他掀开了被窝,发现艾莉竟然还在睡觉,他也没空叫艾莉起床了,他一把抱起了她,简单的收拾一下自己奔上了前往公司的路途。

    当时萧阳听到那专属于周吞宇的来电铃声的时候,时萧阳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时萧阳慢慢的按下了接听键,并且立刻把手机拉到了面前。

    “时!萧!阳!”电话那头,周吞宇的声音如雷贯耳,时萧阳甚至能够想象到他的声音穿透了整栋办公楼的惨状。

    “周董啊,快了,快到了!我已经上了电梯了。”时萧阳撒谎道。

    “你在哪个电梯?我就在电梯门口等你!”周吞宇气势汹汹的说。

    “呃”时萧阳此时还在路上奔跑着,哪里在什么电梯里,他慌慌张张的说:“我我在左边的电梯里。”

    “你放屁!我就在这个电梯里,现在就我一个人!”

    “额我我马上到。”时萧阳自知理亏,连忙挂断了周吞宇的电话,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的争分夺秒,一定要尽早赶往公司之中。

    然而,事情永远不会这么的顺利。

    一个身穿黑色哥特长裙的女孩站在巷口边轻轻哭泣。

    时萧阳眉头紧皱,他在想这么小的孩子肯定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帮帮她吧。但是很快的他的大脑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就像是恶魔小人一样,恶魔说,不行,不能帮,帮了就真的赶不上上班的时间了,之后就要被开除了。

    抉择只在一瞬间,时萧阳选择了妥协,可是时萧阳仅仅是在人群之中多看了她一眼,女孩就似乎就认定了时萧阳一般,直接可怜巴巴的抓住了时萧阳的衣角。

    女孩泪眼婆娑,眼角红红的,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那无助的小眼神望着时萧阳,让时萧阳整个人都感觉暖化了。

    艾莉瞄了一眼女孩,她总觉得这个‘黑色’的女孩有些诡异,但是从女孩的身上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灵韵的力量,或许是错觉吧,艾莉又迷上了眼睛。艾莉本就未成年,体内的灵韵储量并不多,再加上张航远他们的药物的影响,艾莉无论怎么都无法稳定的控制灵韵,无奈之下,艾莉只能给予自己充足的睡眠时间,唯有这样才能尽快的化为人形。

    “怎么了,小妹妹。”时萧阳半蹲着,怜爱的问。恶魔终究还是输给了天使。

    “哥哥,帮帮我吧。”女孩一开始还在忍耐着心中的悲伤,可说着说着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时萧阳连忙摸了摸女孩的脑袋,他安慰着说:“没事,不哭不哭,小妹妹,你跟哥哥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哥哥一定会帮你。”

    女孩抽泣着,水灵灵的大眼望着时萧阳:“真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哥哥得赶时间,不能待很久,你要是一直这样哭着,话都说不清,哥哥也没办法帮你啊。”

    “嗯”女孩用袖子抹掉了眼角的眼泪,她说:“我不哭。”

    “嗯,这才是好孩子。”时萧阳微笑着说:“那么你现在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女孩指了指身后的巷口:“我的小狗狗跑进去了,我怎么喊它都不出来,里边里边我没有进去过,不知道通向哪里我我害怕。”

    现代城市之中,楼与楼的间隔盖得越来越小,太阳的光芒除非是正午,否则都无法将这又长又黑的小巷填满,望着那幽静而有些模糊的小巷尽头,时萧阳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般,他的心脏正在加速跳动,良久,时萧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想:“我真是被这种巷子搞怕了。”

    “你的小狗是什么颜色的?”时萧阳问。

    “黑色的。”

    “那,是什么品种的?”

    女孩食指轻轻抵在嘴唇边,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

    时萧阳说:“那好吧,小妹妹你跟着我一起吧,如果见到它的话我们一起叫他回来。”

    “好的,大哥哥。”女孩兴奋地跳了起来,她高兴地朝着小巷走去,时萧阳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四十五,得了,超时四十五分钟了,这下,工作可能真的要没了。

    “大哥哥你快进来啊。”女孩站在巷子之中朝着自己招手。

    时萧阳忽然呆住了,在他的眼中,女孩仿佛变成了一个拖着长长的红色舌头的黑色无常鬼,只要自己走过去,他的性命便被会勾走一般。

    时萧阳连忙摇了摇头,当他再次抬起头来,发现女孩还是那个女孩,她站在巷口一脸为难的说:“大哥哥,你不愿意帮助我了吗?为什么不进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过去。”时萧阳朝着女孩走了过去,他想:“我一定是因为死过几次,对这种巷口有了抵触吧”

    “又做了这个梦。”时萧阳望着被钢枪刺杀的时间女神,心里不由得一阵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