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盖世神勇-妙手姻缘师-
妙手姻缘师

第一百八十八章 盖世神勇

    另一个说道“为官不易啊,要是上面不高兴了,随时都会掉脑袋。可是怎么让他们高兴,这可是一门学问,我看咱家那位大人,还是差点火候。”

    两个人絮絮叨叨,看轿夫已经走出老远了,忙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张泽天回家又换了一身衣裳,这才往三皇子府上赶去,到了门房,这里倒是规矩,登记了就能进去,还有人带着走。统一都到候客厅先侯着,也有小厮来奉茶,有一个王府的书记官在那里接待,看事情的轻重缓急,再给王爷通传。

    书记官一看张泽天拿着是礼部的文书,就呵呵一笑,“这礼部的事向来是要紧的,我先看看。”

    “您说笑了,我们平日里做的到都是慢活,但今天的事情还请通传一下,耽搁不得。”

    书记官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关乎和亲庆典的大事,我这就带您进去。我家殿下今天还问了,这庆典的日程排出来没有,说要好好演练,不能失了我们大国的体统。”

    “三皇子殿下忠君体国,是我们臣下的表率,臣感佩不已。”

    “快给我进去吧,这些话,留给殿下说去,我可听不得这奉承话。每日里听的太多了,真的是厌烦透了。”

    书记官风风火火,撇下其他人,引着张泽天就往里走。其他坐着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发起了牢骚,“这礼部怎么都排在我们工部前面,说好要修园子的,这都三天了,还没见到人。”

    “还说这位皇子不受宠呢,还不都是自己作的,竟做些不讨皇帝喜欢的事情。这修园子的事情,若是别人摊上了,还不上赶着,他倒好,躲清静去了。”工部的这位员外郎翘起了二郎腿,反正也等不来,不如松快松快。

    二皇子封齐王的第二年,这礼部也已经给三皇子拟了秦王的封号,就等陛下的万寿节一过,就给他加封。谁知道,他却跑去跟大皇子搀和,大皇子在云州剿匪,被人家围了,别的人的都不去,他偏要逞强,跳出来。陛下不肯给他兵马,他带了八百亲兵就去把匪徒打跑了。回来之后,功劳没捞到,倒是惹的皇帝陛下一肚子的气,这秦王的封号就一直没下来。

    去年平定了海患,实在是说不过去了,才给了个安平郡王的封号。历来皇子都是成年就封王的,可偏偏他这里却来了这一出,真是哭笑不得。

    反而是他自己倒是安之若素,像个没事人一样,经常有官员见了他称呼王爷,他都摆摆手,说不能僭越了称呼,说还是叫他郡王爷更合适一些。

    张泽天做官的日子虽浅,但在礼部呆着,这种闲话自然也是听了一箩筐,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三皇子就能在人人想要做大官的氛围里,这般闲云野鹤,难道生在天家,就可以不争不抢,自然拥有至尊的地位了吗?

    来不及多想,他已经来了议事厅。

    他张眼去看,这厅里的陈设简朴的很,就几张椅子,一个书案在角落里,墙壁上挂着一张硬功,怕是一般人都拉不动的大家伙。那三皇子端坐在椅子上,见他进来,就颔首一笑。

    “劳动张大人跑一趟,还真是辛苦了。”三皇子十分的客气。

    “这都是下官应该做的,礼部发了明文,特地给三皇子送过来,还请殿下重视这次和亲庆典,务必仔细演练,不能在礼仪上出了差错,让他们番邦嘲笑。”张泽天跪下行礼,也不敢抬头仔细去看,这是觉得这声音仿佛在哪里听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那是,应该的,应该的。和亲庆典是他们大夏国仰慕我鸿音王朝的强盛,这才来和亲。听说那公主不仅美貌,还能排兵布阵,是个奇女子,我这心里也是仰慕的很。只是,不知能不能得到公主的垂青。”

    “殿下说的哪里话,只要殿下往那里一站,只要那大夏公主不是瞎子,必然会识得殿下为夫君的最佳人选。其他的那些王孙公子跟殿下比起来,那都是些跳梁小丑、不足一提。”

    三皇子仿佛忽然想起似的,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张大人,可去过我王兄的府上,这等大事,还是先让他知道为宜。”

    “谢殿下提醒,我正是从二皇子府上过来,他说已经知道了此事。”

    “哦,他只是说知道了?”三皇子的语气颇值得玩味,似乎是在试探张泽天会不会说出更多的消息来。

    张泽天顿了顿,想着为官需谨慎,但刚才在二皇子府上的经历,让他不寒而栗,这明显是不能保持中正了。若是再继续谨慎,怕是哪一日真要落入虎口,还要笑着去伺候呢。

    “二皇子殿下对这大夏国公主颇为冷淡,直呼其为野蛮公主,说他们的女子配不上天潢贵胄。依臣下的观察,似乎他不准备去做这个和亲使呢。”

    “这次父皇还钦定了和亲使?我怎么没有听闻。”随机了然的一笑,“张大人还真是谨慎,出言这般含蓄,也好,也好,我的属官们倒是该向张大人学习学习。”

    “殿下客气了,若有用得到的在下的地方,就请殿下直接吩咐就是。臣一直感佩于殿下的忠勇,对陛下,对皇兄,对臣民,都是一力维护,可谓盖世神勇、让人敬佩啊。”

    “你这番话倒说的我不好意思起来,哪有那么好,不过是随着性子去做,尽些本分罢了。这大夏国虽然国土不大,但民风彪悍,又处在跟乌延国接壤之处,若是不能笼络好了,生了事端,倒是让边境的百姓受苦了。”

    “殿下所谋着大,皆是为国为民,臣一定全力相助。”

    “把朝廷的和亲庆典办好了,让那大夏国公主随意挑选驸马,也好显示我天朝上邦的气度。若是那公主真的施青眼于我,那……”他顿了顿,仿佛下了决心似的,说道“为了朝廷,我又有什么舍不得自己的。”话说的决绝,但语气却浸满了悲凉。

    张泽天在下面偷偷拿眼去看,不禁吃了一惊,这个人面貌英伟、气宇华贵,可不就是在那竹林之中见过的姜公子?既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如此客气,此人真是气宇宏阔,以前倒真是小瞧了他。只是不知,他跟安歌之间究竟有没有情意?而安歌既然来了昊京,为何没能跟他在一处,却同一个外人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