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天界(一)-仙界二三纪事-
仙界二三纪事

第五十一章 天界(一)

    “办好了?”

    看见青灵在她面前久久不语,她还以为办砸了,正准备大发雷霆,谁知她这才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回道:

    “嗯!”

    听到青灵的话,朱茗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冥界向上玄放完狠话的元蘅正准备按照行程去天界一趟。

    昊天那小心眼的家伙最好面子,自己如果以后想在他手下安稳养老的话,还是给他点面子吧,反正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不过转念一想,她已经五万年未曾去过天界了。

    先不说南天门的位置变了没变,且说那一轮一轮换的比衣服还勤快的守门天将,肯定没有一个认识自己这么美貌显眼的一张脸。

    如果守门的四方神像孟章一样不敬业,她怕是连南天门也进不去。

    那么明日里天界最火爆的八卦消息一定是‘被流放了五万年的元蘅帝君竟然被挡在了南天门外’。

    到时候她的老脸还要不要啊,不怪元蘅杞人忧天,实在是在天界这么都年了,该了解的都了解的差不多了。

    比如,四方神那群家伙真正呆在南天门的时间比自己呆在太阳帝星的时间还少。

    一道缓慢而悠长的吟诵唱词声传了过来,元蘅立在原地不动,如此亲切又陌生的声音,真的比及时雨还来得巧啊!

    “婚姻本是前世定,但需今生把线牵。

    凡是夫妻不悦事,稽首诚诵月老篇

    仙师率众来拥护,鸾凤和鸣代代传”

    一道身影由近及远,穿梭在奔腾的云雾之间,只见一人一手挽红丝,一手携杖悬婚姻簿,童发鹤颜,悠然自得,长须苒苒,这不正是天界主管人间姻缘月老儿吗

    大熟人啊!

    而先前还在怡然的吟唱着词的月老隐约瞥见不远处有位身材高挑的女仙背对着自己,停留在原地。

    还以为又是将要下凡的仙女来请求自己给她安排一段金玉良缘,觅得一个如意郎君,也不枉费来人间几十来载。

    颇有些自得的捋了捋胡须,笑的一副世外高人模样。

    谁知,走近一看,这背影这么这么熟悉。

    转头一想,仙界的大半仙子都曾经找过自己问姻缘,遇见熟悉的仙子并不奇怪,保不准是因为自己上次业务办得好,如今有了回头客,还想再续前缘呢!

    却等元蘅真回头时,吓得月老儿绪了上万年的美须都扯断了几根,目瞪口呆,转身就想溜走:

    “我的天帝啊,怎么是这个魔王,她何时出来的,怎么没听见一点风声,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还要走这霉运来给偶遇,真是夭寿哦!”

    别问月老第一时间就认出她是元蘅而不是末蘅,神仙看人从不是看脸,而是看气息,虽可以说是一母同胞,但元蘅和末蘅气息是完全不同的。

    就凭末蘅气息里的那抹先天寒气就不是一般的神仙能够伪装出来的!

    “月老儿,你一个人在这嘀嘀咕咕什么呢?

    看见我你跑什么啊?这么些年了,也没见你惦记一下本尊啊。怎么,不认识本尊了?”

    元蘅笑的清脆圆润,可这一声声银铃般的笑声,像敲进月老心中警钟,将他定在原地不敢在迈出一步。

    知道今日是躲不了了,心疼了一下无辜的胡须,月老索性破罐子破摔,也不跑了,径直飞到元蘅面前,恭敬的行了个礼问候:

    “小仙月老见过元蘅帝君,帝君这是哪里话,刚刚小老儿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没办,想去解决了再来,没想到竟然会偶遇帝君,不知……帝君何时出来的,也不先通知我等,好为帝君接风洗尘啊?”

    知道月老这是在表达对自己的不喜,但元蘅并无反感。

    现在回想起自己当年做下的事,简直连她自己都不可置信。

    当年她竟然如此的狗憎人恶,净做些讨人嫌又于自己无益的事情,得亏上玄能忍的了她。

    “又不是什么体面的事,还接风洗尘?

    月老你莫不是还记着当年我把你的姻缘树给浇死了,还是我把你的姻缘簿和红线弄得乱七八糟?”

    生怕元蘅对她不满,又作弄自己一番,月老急忙想摆手说不。

    他可不敢说这魔王的半点不是,没看见如今的姻缘树还是半死不活的,红线缠的七拐八弯的,姻缘簿还缺张少页。

    为此,自己不知道暗地里偷骂了她多少次了。

    却见元蘅双手作揖,向他行了一个大礼。

    把月老惊得连胡须都忘了摸了,张着嘴木着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可能反应过来自己的表情太夸张了,马上收起惊讶,装出一副无碍的样子,实际上心里早被搞就被七荤八素的。

    他赶紧将元蘅扶了起来,不知道她这又是闹哪出啊,他年纪大了,真的经受不住啊!

    “元蘅当年无知,给月老你添了许多麻烦,惹下了许多孽事。

    经过五万年的反省思考,又学了些人情世故,这才……对以前的种种,元蘅深感抱歉,无比惭愧。

    如今元蘅正要去拜见天帝,待有空时,定帮你把姻缘树,姻缘簿和红线恢复成原样,绝不叫你有半分损失。”

    似乎知道月老并不相信,元蘅继续道:

    “月老应当知道,我元蘅虽性格极不讨喜,但向来骄傲,从不屑做些装模作样之事。

    并且言出必行,今日绝无半点敷衍打趣之意,若有半分虚言,便再是让我流放五万年,我也绝无二话!”

    见元蘅说的真诚,也了解她往日的为人。

    向来是眼高于顶,从不屑假装半分,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当年让多少人恨的牙痒痒,却又不敢有半分怨言。

    不过,她说出的话也向来是有矢放的,敢作敢当。

    想到这里,月老不禁老泪纵横,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本就不是多大的事,可是不管再怎么样,好歹如今有个道歉的样子。

    哪像当年,便是太阳帝君上玄亲自压着她,她也不愿低半分头。

    了解元蘅的情况,他们这些身份低微的神仙又怎么会真的接受元蘅的道歉呢?

    不是上玄,便是天帝也不愿看到他们如此不懂事,小题大做,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让堂堂一位帝君被押着向自己道歉。

    只是不管怎样,好歹该有的歉意也要表示一下,有个态度在这里,也给他们留了半分脸面,不然让他们如何面对众仙友。